夜游四川锦里 – 且行且驻足

Jin Li

打更的人,穿着白色的素布大褂,脚上一双粗编的草鞋,左手的锣在夜里竟然泛出古旧的亮光,“天干物燥,小心火烛”,这声音从他的一上一下的喉头滚出,就好像是来自很久远的过去。他肆意地走着,路过那些妖娆的霓虹,路过那些华服的游人,路过那些好奇的镜头,仿佛这只是他行走的路,日复一日伴随他的只有这亮耳的阵阵锣声。

然而,夜色的这里到底是有几分撩人的魅色。

顾城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在这里,黑色的瞳孔无疑会被闪耀的霓虹和灯光填充,慵懒闲适的川语满在耳,于是不自主地便会喃喃自语这陌生的方言。好似梦境一般。

56124856201103310110373785585027594_000

影像灯打在地上,颇有童趣的字体,浓浓的川味一下子被诱发出来。好像已不需要用飘香的盖碗茶或是仿古的建筑,来倾述这个天府之国的神韵。

总是会一次又一次被吸引,跳着新潮舞步的皮影人偶,就着流行歌曲,看着里三层外三层的游客,总有一种特别的激动。

jin li 5

夜访锦里,走过很多次走过的路,闭着眼睛都能细数出的方位,于我而言,来往的人才是夜锦里最让人痴迷的景。

繁花似锦,驻场的歌手,永远有一把随身的陈旧的吉他,每天,他坐在那个小小的高脚凳上,唱些或怀旧或新进的歌曲。他有修长的指,如果不拨弄琴弦还真是可惜了。

他的声音不算太有特色,但也会听出一些岁月的味道。他的年纪并不大,不过二十五六,他最爱素净的T恤和极普通的牛仔裤。唱歌的时候面上的表情并不夸张,好像就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外面的灯红酒绿或是觥筹交错都不足以吸引他显露一丝的情绪。我料想,他该是有故事的人。

Pub singer in Jin Li

擦肩而过一对情侣,穿着一样的衣服,夸张的卡通图像在胸前,带着童真的趣味。脚上趿拉着人字拖。牵着的手一晃一晃,在不断变幻色彩的灯光里显得那么美好又让人心醉。

他们沿路走着,时而被熊猫屋的熊猫玩偶吸引,童心萌发,时而对着飘香的各式小吃馋得口水直流,让人不由得感叹年轻的爱情。

Street foods in Jin Li

三两风韵犹存的女士,身着价值不菲的衣裙,淡雅的香水味随风飘过,若有似无的香恰到好处地彰显了这个年纪的品味和气质。她们一贯优雅的步调走着,偶尔会侧脸互相交流。

试图靠近,辨认她们的口音,该是来自南端的滨海城市,对于锦里好像是许久未见的老友。他一点一滴的变化在她们的眼里都被放大,偶尔激动,细细端详,怕错过了一丁点的细节。仿佛在感叹时光太过匆匆,不是眼角的皱纹,也不是头上的白发,只因为错过了一个曾经熟识的地方的变迁。

Jin Li

且行且驻足,品读夜的锦里,它一点一滴的风情都轻轻沾染在来往之人的衣角或眉眼,只要静静去看那些面孔,自然也就会明了,是这百般的情致造就了这座城的迷人。

About Editorial

The editorial team brings you the fresh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