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華裔女同性戀的自述

二十一歲的瓦內莎來自布里斯托 (Bristol), 她是個在英國土生土長的華裔女孩. 她早在12歲時就意識到自己的一舉一動總能輕易地吸引同性之人. 在這裡瓦內莎將和大家分享她的故事, 她將講述當她告訴父母真實性取向後所發生的一切遭遇, 以及她的所感所想.

告訴父母真相

第一次告訴父親我是女同(女同性戀)時, 我正處於酒醉狀態.  父親可能覺得我喝多了胡言亂語, 便開玩笑地說 “看吶, 你看那個女生的臀部, 你不是說你也喜歡女孩麼?” 到後來我跟他提起我已經有女朋友的事,他才告訴我其實他早已從別人口中聽說了, 只是一直難以開口發問, 始終提不起勇氣來向我取證. 父親接著說道“相信任何人得知自己的女兒是同性戀時都會很難接受, 我此刻就想找個懸崖跳下去死了算了. 你知道嗎, 這是天大的家醜!”聽完父親的話我傷心極了, 跑去跟姐姐哭訴. 姐姐安慰我讓我不要理會父親的想法, 只要我覺得這麼活著開心就好……

母親一點都不喜歡我的性取向. 信仰基督教的她一天到晚地在我面前嘮叨, 什麼上帝不會願意見到我的女兒是女同啊, 等等.  諸如此類的話周而復始地在我耳邊響起,  讓我煩不勝煩. 而且最可恨的是即使知道我不喜歡男生, 母親依舊堅持安排我跟男性相親, 老在背後玩‘撮合’ 這種無聊的小把戲. 讓我感到絕望的是, 當我提醒母親關於我有女朋友的事時, 她竟然潑冷水: “別開玩笑了, 我不同意這種畸形的關係, 況且這樣的關係是不會長久的!” 而且她還說我那個所謂的女朋友住在諾丁漢(Nottingham), 玩異地戀從一開始就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我因此想過要搬去跟女友同居, 結果被母親用”將會有壞事發生”這種不是理由的理由給攔了下來。最後, 女友不堪忍受他人的閒言閒語曾想到要分手. 其實,我們那時拼了命地想要挽救這不被認可的感情. 母親居然瞞著我, 就在我為即將分手痛得撕心裂肺之時, 背著我打電話警告女友,說做回普通朋友是她最好的選擇.

為愛酗酒吸毒和試圖自殺

我為此幾次試圖自殺, 有段時間總是酗酒吸毒來麻醉自己, 忘掉傷痛. 說實在的, 我在很小的時候, 應該是五六歲吧,就感覺自己有雙性戀的傾向. 當然那個時候的我肯定不懂什麼叫雙性戀, 只是我總裝哭為了讓老師把我抱起來好方便我從上面往下看她的胸部. 從那時起我就知道自己跟他人有點不同了. 第一個得知我雙性戀傾向的人其實是親生姐姐潔思 (Jess). 我哭著哀求她不要批判我, 不要因為這事從此討厭我. 幸運的是姐姐不但沒有生氣, 反倒非常支持我. 直到兩三年前, 我才真正意識到我只喜歡女生不再喜歡男生了. 因為當我跟男生約會時, 甚至只要聽到關於男生的話題時,我都會從心底產生一種極端厭惡的情緒, 甚至到了憤恨的程度.

保守的中國父母

我想絕大多數的同性戀華人根本不敢向父母道出真相. 因為傳統華人家庭的父母很保守, 對付同性戀這種問題的做法很極端, 不是要跟孩子們斷絕關係就是將他們打個半死, 再不然就以死相逼. 我還記得姐姐和我在父母面前半開玩笑地說我是女同時(那時我還沒向天下宣告我的真實性取向), 他們就反應非常地強烈! 說如果我真是女同的話就別想再踏入家門一步! 儘管現在父母已經真相多年, 但還是無法接受事實. 我是同性戀的身份時時困擾着他們.  父母從不願提起這話題, 沒有辦法, 不接受也得接受咯. 只要我開心,他們就開心, 我是不是同性戀又有什麼關係呢?而我也確實比從前開朗了很多, 因為大家都知道真正的我是怎樣的, 我不需要再戴著面具過日子, 不需要靠酒精來麻醉自己. 現在的我就像個普通人一樣, 生活得很快樂.

 

(Visited 9 times, 1 visits today)

Leave a Reply

*